父母等孩子道谢,孩子等父母道歉

 1.jpg


最近正在看一档访谈节目叫《不好说特想听》:让年轻人跟父母解释清楚自己的工作。

 

就像我一样,我到现在都没跟我爸妈说明白“新媒体编辑”是干啥的,我特别的“不好说”,但爸妈却总是“特想听”。


看了几期发现,节目中的对话远不是聊工作那么简单。背后充满了无奈、痛苦、又窒息的代际关系(两代人之间的人际关系)。

 

天天是位时尚男公关,

借着跟妈妈聊工作,

说出了在他成长过程中,

妈妈给与他的创伤,

被他一一掰开,

想要与妈妈进行沟通、和解,得到理解。

 

小时候,为知道儿子在做什么,

妈妈拆掉了他的房间门锁

翻看他的手机/日记,

并且在他洗澡的时候随意进出。

 

导致他长大后严重缺乏安全感,

在家里装满摄像头,就是为了

“要保证这个空间是属于我的”  “这样才有安全感”。

 

妈妈在他18岁那年就不在为他提供任何经济支持。

他对妈妈说了句:“你够狠的!”

于是他为了赚钱生活,

对自己更狠,几乎把命都赔上了。

为签一个合同跟人家喝白酒,

一杯白酒一万块,

喝完之后直接胃出血


2.jpg


妈妈说,儿子是金子,

所以要给他挫折教育,培养能力,

“我知道你会恨我,认了”

他说:“我特别希望你们能帮我解决一下问题。”

妈妈说:“可以。”

他说:“我不敢,因为最后错都在我。”

 

作为观众,看得揪心的点在于,

儿子在外面已经很难了,

回到家他还得带着面具做妈妈想要的儿子。

当儿子勇敢卸下面具,

妈妈却一眼都不愿意看。


他在努力表达自己的感受,希望被理解,

妈妈却接收不到、也不认可;

她回应给儿子的永远是硬邦邦的事情和道理,

留儿子一人在原地疼痛、绝望。

一句:“都成年了,能翻篇么?”

击溃了他最后的希望,走出了演播室。


3.jpg


“翻篇”这个词,恐怕也曾终止过无数个谈及家庭创伤的谈话。但原生家庭给孩子的创伤,怎么可能说翻篇就翻篇呢。翻篇这个行为,就是要一个人真正走出创伤才能完成啊。

 

今天,我们就好好聊聊跟父母翻篇儿这件事。


写给孩子


1. 父母为什么希望孩子“翻篇”


承认自己可能是个不好的父母,或许意味着整个人的价值被否定

 

这期节目播出后,留言区评论几乎都是对妈妈的攻击。“没有人情味”“冷酷”“太强势”“不尊重孩子”,但从妈妈的角度来看,承认这些对她也许真的很难。

 

就像我妈妈一样,每当我说起“小时候你经常打我。”她总是不愿承认,说从来没打过我,但是那些伤害始终都刻在我的记忆里。

 

对于20世纪70年代末前出生的那一代父母来讲,“关注情绪”、“重视情感”是他们不曾做过的,也不知道这是自己需要去做的事情。


时代和成长经历,决定了他们选择依赖“权威家长”的面具来面对孩子。


4.jpg


对于他们来讲,摘下面具,直面真实的感受是非常可怕的。

 

长期对自身情感的忽视,导致他们在面对孩子控诉时,会极力强调“都是为你好”,采取多种方式来否认并逃避事实。

 

当他们不断忽略孩子的感受,为自己开脱时,很可能只是想安慰自己:我没做错,我不是糟糕的父母,他现在过得很好,都是因为我教得好。

 

孩子需要的东西,父母也许确实无力给到,

许多父母也曾被他们的父母深深伤害过。

 

大多数父母当时的成长环境,与现在的我们有很多不同。他们大多数是生活中宣扬集体主义的时期,那是个人情感被长期忽略,甚至被唾弃的时期。


因此,否定自己的情感需求,是他们从当时环境学会的面对这个社会甚至世界最佳的方式。

 

“那时候家里都吃不起饭了,哪有空照顾我。”

“爸妈也都是为我好才打我的。”

“他们那样做,肯定也是用原因的”


5.jpg


你看,是不是和父母对我们说的话很像?因为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呀。

 

说这些,并不是为了给父母开脱,而是想让大家明白父母为什么会伤害我们,这些伤害是从哪里来的,才能帮助我们所有人从伤害中走出。

 

们的父母也是第一次做父母,就算有不尽人意的地方,但他们已经做到当时能做到的最好了

 

 2. 孩子该怎么做? 

 

在《都挺好》热播之后,几乎每天都能在网上看见讨论自己在家庭中受到伤害的帖子。把这些伤害翻篇,确实是个艰难又需要勇气的过程。但对我们而言,这也是必须要跨过去的坎。

 

沉溺于对家庭的愤怒中,会阻碍自己的成长,忘记自己的力量和责任。

 

成年的标志,是能自己做决定,同时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不再是需要父母的许可。所以父母愿不愿意改变,那是他们的事,但生活是你自己的,你要有能力主动走出伤害。

 

首先你需要承认:父母并不是完美的,他们给我的爱是有缺陷的。要承认这件事并不容易,多数人从小就将父母当做“超人”一样的完美、权威存在。


当认识到父母并不完美,有可能带来巨大的幻灭感,但这也意味着我们开始看到了真相。

 

其次看清楚父母曾经对我们的伤害。这会引起我们对父母的愤怒甚至恨意——在讲究以孝为先的中国,这是不为多数人接受的。


但看到自己受到的伤害、产生愤怒,是正常的反应,这与身份无关。不要为此苛责自己,你的感受才是最真实的。


6.jpg


如果你决定要与父母谈论这些创伤,最好提前约定好时间地点,写好自己想表达的内容,思考自己可能会出现的情绪,以及所有可能出现的糟糕情况,想清楚自己可以怎么面对。

 

如果你并不愿意和父母进行谈论,可以选择给父母写一封信的方式。并给自己三天时间来决定是否寄出。


不管最后你是否寄出,你都要知道自己已经非常勇敢地来面对过这些伤痛了,它们不再被漠视。给自己一个拥抱,告诉自己:你已经很勇敢了。


写给父母


1. 为什么孩子不能轻易翻篇儿?

 

理解了父母,再理解理解孩子。

“普通小事”所带来的伤害,确实会影响孩子一直到成年。

 

在中国的家庭中,孩子向父母求助或寻求帮助时,收到的往往是教育和责备。“你是男子汉,坚强点。”“这么点小事,自己处理。”“能不能成熟点”。


被无视感情与情绪后,孩子往往会认为“我是不被爱的”,进而开始否定自己,忽略自己的情感,从而失去向别人倾诉的欲望,渐渐变成一个什么事都往内压的“坚强”孩子。

 

此外,面对父母的冲突,像天天妈妈所说的;“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和你爸早就离婚了”,这也会带给孩子无力与内疚感,并持续到成年。


7.jpg


经常被父母过度控制,会影响孩子做选择和承担的能力,这也是“巨婴”出现的主要原因。

 

受到这么多真实存在的伤害,像天天这样被这些经历影响成年后生活的年轻人来说,怎么能因为一句:“你已经长大了,能翻篇吗?”就翻篇了。

 

 2. 父母该怎么做?

 

孩子最需要的不是道理,而是自己的感受被看到,被允许。

 

父母需要的不仅是给与孩子引导和教育,更需要的是给孩子情感的包容与支持。所以,在孩子找父母谈起自己的童年创伤时,一定要记住,放在首位的是是给与他们情感上的支持。你可以按照以下三个步骤来做:

 

1.倾听并确认ta的情绪

倾听孩子说什么,把你真实的感受表达给孩子。

如果孩子说起妈妈当年翻看自己手机,比起“为你好”“都是小事”“看开些”这些忽略ta感受的回答,更好的选择是表达出你真实的感受:

 

“是的,如果有人翻看我的手机,我也会伤心,不被人信任与尊重,挺难受的,我怎么会这么做。”


2.接纳TA的情绪

当情绪被接纳,是让人放松且舒服的。对孩子来说,当ta的脆弱与不好被父母接纳,是很重要的支持。如果面对孩子的情绪抽身离开,或者反驳,无疑是又一次沉重的打击。


3.探讨,给予支持和鼓励

探讨建立在理解和包容之上。你们可以一起去谈一谈,他到底怎么了。在这个过程中,不指责,不控制,而是先总结一下交谈的过程,确保自己是真的了解到对方的感受了。


8.jpg


尝试和他一起商量解决的方案,“你觉得做哪些事情可以帮到你?”“我怎么做会让你好受一点。”而不是“你应该这样这样做。”

 

当一个人的情绪被看到、被确证,感到被支持,他自己就有复原的能力,能够更有力量的去面对这个世界。

 

 写在最后 


很多时候,我们与父母之间都是,

父母在等孩子道谢,孩子在等父母道歉。

但遗憾的是,他们通常都等不到。

与其等待,不如主动。

一切都不容易,但是值得。


(完)


本文作者:十分浩学  小帅


我是那个减肥成功,

最近又反弹了的小胖。

下次见到我请叫我小帅,

最近变胖可能是因为,

有人叫我小胖。

640.webp.jpg